追蹤
Lonely Planet, Lonely Traveler 寂寞星球,寂寞旅人
關於部落格
High flying over the Rainbow
  • 746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20120217 無盡的轉機

才剛從SKYVIEW LOUNGE出來的帶筆小姐,帶著三分醉意,遇見了急沖沖的芬蒂小姐與戴安娜小姐。芬蒂小姐說捷星地勤寫給他的是往北京的登機門,而我們真正的登機門在T1航廈的另一頭。原以為趕不上,沒想到氣喘吁吁的趕到時,連安檢人員都還沒就位;登機時間的顯示幕寫著再延遲一小時。 差點就回到祖國的懷抱的我們,看著比利先生、玉米小姐與好久不見的丹尼爾先生從遠處推著行李緩緩的過來。自從波滴吧一別就是半年,能在轉機的過程中又遇見另一位波滴吧同事丹尼爾先生真是難得。候機的我們因無聊開始閒話家常,我當然就又講了五穀粉的故事。 直到午夜才得以登機,一路睡到達爾文,降落時機上廣播請除了轉機到凱恩斯以外的旅客都必須提領行李並出關檢查。這完全是浪費時間。除了幾位到伯斯的旅客已然錯過轉機起飛時間,到其他地點的旅客(比如我們)若能直接在關內轉機,完全可以趕得上。 等到檢查完成,我和戴安娜小姐往布理斯本的飛機已經起飛一個小時。 我們倆提著行李走到捷星的櫃臺前,才說了幾句,小姐就說「喔我有麻煩了」。於是這位麻煩小姐查了最近能到布理斯本的機票,告訴我們只有坐上往雪梨的班機,接著轉澳航(QUANTAS)才有可能在今天抵達布理斯本。 有點傻眼的我們拿了登機證又走回海關,臨上機前又突然變更登機門,這難道是在考驗我們的心臟夠不夠大顆嗎?甫登機親切的座艙長就廣播:「歡迎各位搭乘捷星航空,從達爾文到新加坡…抱歉,是雪梨的班機。」機上的乘客都在笑,但我怎麼有點想哭… 繼續睡到雪梨,又是拿行李、找櫃臺。 降落的地點是第二航廈,只拿到麻煩小姐用醜醜的筆跡寫在便利貼上的轉機航班號碼的我們,理所當然地直直走到QUANTAS櫃臺前…「不好意思,我們是QUANTAS LINE,你們要坐的在對面航廈喔!」 有沒有LINE真的有差!又摸了半天終於從地下通道走到第三航廈,才見識到QUANTAS的偉大!整個航廈都是QUANTAS專用的登機門,所以是QUANTAS的專用航廈! QUANTAS小姐長得好像007裡面的Q小姐,很鎮定的接過那張潦草的便利貼,推了推眼鏡告訴我們:「你們要搭的這班已經飛走了喔!如果你們半小時前到還搭得上。」「但是我們半小時前才到雪梨呀!」「喔,」Q小姐說,「那就是麻煩小姐給你們訂了一班你們根本坐不上的飛機啦!」「…」 不過呢,不要擔心,坐下一班就好啦!雖然如此,由於我的行李太多,又重新分包以符合澳航規定,把我累個半死。 澳航的服務還不錯,但我太累了一上去就睡死了,以致於沒吃到戴安娜小姐說「有點可惜」的點心…該死!這句話從嫻靜的戴安娜小姐嘴巴裡說出來聽起來就超級好吃的呀! 最後的最後,終於抵達了熟悉的布理斯本。這是我第三次來到這裡了。 與之前在布理斯本念語言學校的戴安娜小姐,兩人熟門熟路地搭SKYTRAIN到了最熱鬧的ROMA STREET,準備隨便找個最近的背包客棧休息。 可能是兩人都太累了,這個簡單的動作竟然花了快一個小時。等到在TIN客棧落腳時,要不是都太餓了,真想一股腦兒倒下去就睡覺。戴安娜小姐第一次住13人的MIX DORM,剛好滿房,男生因為太熱裸著上半身走來走去讓她有點花容失色…多住就會習慣了!(?) 這一帶是戴安娜小姐的地盤,於是帶我去吃她覺得很不錯的一家韓國餐廳。在地下室的WOH餐廳果然要在地人才知道呀! 照例是石鍋拌飯和海鮮煎餅,和在台北吃的味道大不相同。吃到一半聽到隔壁老闆娘在和客人聊天,原來今天是餐廳最後一天開張,以後就要變成壽司店了!這也太巧了吧!各位讀者若想要哪家店結束營業,或者想詛咒該店老闆出國時轉機轉不完的,麻煩聯絡我去那家店用餐。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