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Lonely Planet, Lonely Traveler 寂寞星球,寂寞旅人
關於部落格
High flying over the Rainbow
  • 746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天羅同名篇--第一幕--第二場--無意義的殺戮(中)

夜裡,斷斷續續的吵雜聲飄進花子的窗口。 這窗朝外街的客房位於兩層的涵碧樓二樓,紙糊的落地窗外有低矮的狹窄陽台,為了涼快些而躺在窗邊睡覺的花子只要坐起身就能從斑駁的簡單樓欄中窺視下方的街道。 睡意正酣,被吵醒的花子還一眼惺忪。一顆頭髮蓬亂的腦袋掛在低矮的樓欄上,從縫隙中往下打量。 街道上四個穿著巡守制服的衛兵血肉模糊、支離破碎的躺在地上,一個綠色皮膚、發出詭異氣味的高大男子立在血泊之中。那男子約有七尺身高,週身散發出一種陰寒之氣,黑暗而巨大的身影投射在街道上。時值二更,正是百鬼夜行時。 他呻吟起來,發出一種尖銳又低沈的聲音,好似刮刀一般刮著人的大骨。花子窺視那男人的內心,卻立時被一股無以名狀的恨意震懾,睡意全消。 呼的一聲周圍湧上四條人影。月光下,四人面目分明,正是通緝一人五十兩賞金的三男一女。女人邁開一步,幽幽細膩的嗓音緩緩說道:「是什麼令你如此痛苦?」 那女人也感受到了他的恨意嗎? 然而高大的男子一拳揮出,纖弱的女人卻沒有反擊,硬生生吃下這一記,輕飄飄地向後飛出、落地,滿身的鮮血。 眼見敵人無法以理相通,其餘三人掄起刀劍迎敵。雖身手皆非泛泛之輩,幾回合過後卻皆居於下風,眼見戰況危急,男子的身軀卻詭異地浮起,離地約有三寸,動作略見遲緩。 趁此間隙,三人退於一旁,正待緩氣再攻,花子躍窗而下,手中打刀金光迸射,俐落一刀,由男子由左肩直劈而下。左臂鬆落,大量的黑色血液直濺出去,那三人中一名貌似劍客的男子連忙揮起劍檔落撲面而來的腥臭血液。 「他的血是冷的!」仍被噴濺一身的劍客大喊,語氣中充滿不祥的預感。 倒地的女子雖身受重傷,但並非不能再戰,這幾回合皆不出手,找著機會要跟那男子溝通,卻屢試屢敗。正當她欲再度開口,身負花子一劍的男子顯然評估現況不利,一跺便躍上了涵碧樓屋頂。 女子似有執念般辛苦地隨著翻上屋頂,一回頭,卻見花子提著那三人中的兩名也一同上來。 為了顯現自己全無敵意,女子向下拋去了手中的太刀,溫柔而細膩的嗓音再度響起:「相信我,讓我幫你。」 如此溫柔。男子楞了一刹,向著她大吼一聲,無意義的音調中滿是複雜的情緒。恨?抑或迷惘?轉過身,不合常理的奔越一家家的屋頂,男子迅速地在眼前消失。 轉過身來的女子恢復一臉漠然,躍下樓去。 花子歪著頭,身邊的夜又恢復寂靜。夜晚,就該好好睡覺吧?不待身邊兩位盤問身份,花子靈靈巧巧地飄身回房,反手將落地窗拉上。 滿身血污的劍客沈吟一會兒,艱難的翻到花子的陽台,叮囑她:「既與我等牽扯,萬事小心。...」 屋內沒有回應,只傳來花子平順的鼾聲。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